金薤琳琅

此《金薤琳琅》由明代都穆撰。全书凡二十卷,其内容仿洪适《隶释》之体例,收集历代金石碑刻,上起周、秦,下至唐穆宗长庆年间共六十三种(周刻二、秦刻六、汉刻二十三、隋刻五、唐刻二十七种),录其全文,系以跋尾,各为辩证,为金石学重要著作。此为清乾隆时期汪荻洲刊本,后有清代宋振誉补遗一卷。

其中碑文中有剥落不完的,就用洪适《隶释》中所录的文字予以补全。都穆作风严谨,不凭一己私见任意属读,所下功夫甚勤,因此其文字相对比较可靠。而且很多碑刻现在已经亡佚或者磨灭残损更多,而《金薤琳琅》所录的全文则保存了相当可信的史料,因此颇受史家重视。

金薤(读音是 jīn xiè) 是倒薤书的美称。喻文字之优美。

 

万国来朝图轴.清.绢本设色.25319×35632.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 

刊印信息

清乾隆时期汪荻洲刊本

行款版式

框 19.4 x 13.6 厘米,9 行 18 字,白口,四周单边,单黑鱼尾,版心上镌书名,中镌卷次

序文

封面有邓敬舆题:金薤琳琅,敬輿珍藏

清乾隆四十三年(戊戌 1778)盧文弨序言汪氏刻書事

钤印信息

南通楊元植藏、善梘盦印、敬輿 [2] 珍藏、敬輿秘藏、飛霞

四库提要

明都穆撰。穆有《壬午功臣爵賞錄》,已著錄。是書仿《隸釋》之例,取金石文字,蒐輯編次,各為辨證。凡周刻二、秦刻六、漢刻二十三、隋刻五、唐刻二十七,於古碑皆錄原文。其剝落不完者,則取洪适《隸釋》補之,不盡據石本也。《潛研堂金石文跋尾》論其載《韓敕造孔廟禮器碑》,不知《隸釋》所錄但有碑陰而無兩側,乃誤合兩側於碑陰,更譏洪适之闕漏。又論其所釋兩側之文,以「河南匽師」為「河浦退師」,「任城亢父」為「俟成交父」,舛謬殊甚。今考其中若第七石鼓內「斿」字下一字石鼓作「《? 聖》」,薛尚功作「憂」,此乃作「夏」。《會稽石刻》「無辠」之「辠」即「罪」字,此作「辜」字。書體頗誤。又《泰山石刻》「既天下」句,《秦篆譜》「既」字下有「平」字,與史合。而此碑於「既」字下不注闕文,疏略尚往往而有。然所錄碑刻,具載全文,今或不能悉見。《金石文跋尾》謂所載貞元九年《姜嫄公劉廟碑》,今已損失三十餘字,是可以備參核矣。穆別有《南濠文略》六卷,其後二卷即此書。

收藏来源

此为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本

 

目录

书前序:清乾隆四十三年卢文弨序

卷一:周刻二种
卷二:秦刻六种
卷三至卷七:汉刻二十三种 [1]
卷八:隋刻五种
卷九至卷二十:唐刻二十七种

补遗:五种

都穆(1458—1525),明代大臣、金石学家、藏书家。字玄敬,一作元敬,郡人称南濠先生。原籍吴县相城(今苏州市相城区)人,后徙居城区南濠里(今苏州阊门外南浩街)。少与唐寅交好,有说牵涉于唐氏科举之案。弘治十二年第进士,授工部主事,官至礼部郎中。主要著作为《金薤琳琅》、《南濠诗话》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