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乐园图卷

此《独乐园图》卷由明代仇英绘。画卷内容根据司马光的《独乐园记》立意,依次描绘了弄水轩、读书堂、钓鱼庵、种竹斋、采药圃、浇花亭、见山堂等景致。卷后拖尾接裱为文徵明书《独乐园记》《独乐园七咏》,苏东坡《独乐园诗》及项禹揆等人题跋。此卷现藏于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。

独乐园为宋代名儒司马光的园名,据洛阳名园记载中:司马温公在洛阳自号迂叟,谓园为独乐园。亭中身着白衣倚坐于榻者为司马光。巨松三株,满绕藤萝,覆盖亭上。四周围在花圃四五,各花盛开,童仆担水,正浇花施肥。前岩旁栽修竹三株,杂树一二。图中以竹林分隔,司马光携鹤坐于虎皮褥上,丛竹如幕蔽天,卧而游之,有怡然自得之乐。畦间花草仅画出一株,以显其园艺之特殊。最右方竹林后,得见草堂,以示平日晏居,可随兴之所致,傲啸林木之间。

 

独乐园图卷.明.仇英绘.含注释.120000X2834像素.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

 

绘制信息
明代仇英绘,文徵明书
形制尺寸
绘画尺寸:28 x 518.5 厘米,全卷尺寸:32 x 1290.2 厘米
题跋钤印
题签:仇實父畫獨樂園圖,文衡山書記並詩,檇李項氏舊藏卷后拖尾接裱有文徵明书《独乐园记》《独乐园七咏》,苏东坡《独乐园诗》,另有项元汴之孙项禹揆题跋、孙家鼐等人观款鉴藏印「項子京家珍藏印」朱文印、「墨林秘玩」白文印、「韓崇過眼」朱文印、「叔平畫鑒」白文印等
收藏来源

画卷大致描绘顺序:
弄水轩、读书堂、钓鱼庵、种竹斋、采药圃、浇花亭、见山堂

卷后拖尾接裱有文徵明书《独乐园记》《独乐园七咏》,苏东坡《独乐园诗》,另有项元汴之孙项禹揆题跋、孙家鼐等人观款。

司马光(1019 年 11 月 17 日-1086 年 10 月 11 日),字君实,号迂叟,陕州夏县涑水乡(今山西夏县),世称涑水先生。北宋政治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,自称西晋安平献王司马孚之后代。

 

独乐园记

孟子曰:独乐乐,不如与人乐乐;与少乐乐,不如与众乐乐。此王公大人之乐,非贫贱者所及也。孔子曰:“饭蔬食,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” 颜子 “一箪食,一瓢饮”,“不改其乐”,此圣贤之乐,非愚者所及也。若夫 “鹪鹩巢林,不过一枝;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”,各尽其分而安之。此乃迂叟之所乐也。

熙宁四年迂叟始家洛,六年,买田二十亩于尊贤坊北关以为园,其中为堂,聚书出五千卷,命之曰读书堂。堂南有屋一区,引水北流,贯宇下。中央为沼,方深各三尺。疏水为五派,注沼中,若虎爪;自沼北伏流出北阶,悬注庭下,若象鼻;自是分而为二渠,绕庭四隅,会于西北而出,命之日弄水轩。堂北为沼,中央有岛,岛上植竹,圆若玉块,围三丈,揽结其杪,如渔人之庐,命之日钓鱼庵。沼北横屋六楹,厚其墉茨,以御烈日。开户东出,南北列轩牖,以延凉飓,前后多植美竹,为消暑之所,命之曰种竹斋。沼东治地为百有二十畦,杂莳草药,辨其名物而揭之。畦北植竹,方若棋局,径一丈,屈其杪,交相掩以为屋,植竹于其前,夹道如步廊,皆以蔓药覆之,四周植木药为藩援,命之日采药圃。圃南为六栏,芍药、牡丹、杂花各居其二,每种止种两本,识其名状而已,不求多也。栏北为亭,命之曰浇花亭。洛城距山不远,而林薄茂密,常若不得见,乃于园中筑台,构屋其上,以望万安、轩辕,至于太室,命之曰见山台。

迂叟平日多处堂中读书,上师圣人,下友群贤,窥仁义之原,探礼乐之绪,自未始有形之前,暨四达无穷之外,事物之理,举集目前。所病者,学之未至,夫又何求于人,何待于外哉!志倦体疲,则投竿取鱼,执纴采药,决渠灌花,操斧伐竹,濯热盥手,临高纵目,逍遥相羊,惟意所适。明月时至,清风自来,行无所牵,止无所栀,耳目肺肠,悉为已有。踽踽焉,洋洋焉,不知天壤之间复有何乐可以代此也。因合而命之日独乐园。

或咎迂叟曰:“吾闻君子所乐,必与人共之。今吾子独取足于己,不以及人,其可乎?” 迂叟谢曰:“叟愚,何得比君子?自乐恐不足,安能及人?况叟之所乐者,薄陋鄙野,皆世之所弃也,虽推以与人,人且不取,岂得强之乎?必也有人肯同此乐,则再拜而献之矣,安敢专之哉!”

此卷历经明项元汴、清翁同龢递藏
题签:仇實父畫獨樂園圖,文衡山書記並詩,檇李項氏舊藏

仇英(约 1498-1552)字实父,号十洲,原籍江苏太仓,后移居苏州。 中国明代绘画大师,吴门四家之一。尤其擅画人物,尤长仕女,既工设色,又善水墨、白描,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对象,或圆转流美,或劲丽艳爽。偶作花鸟,亦明丽有致。与沈周、文徵明、唐寅并称为 “明四家”。

文徵明(1470.11.28—1559.3.28),原名壁(或作璧),字徵明,明代杰出画家、书法家、道家、文学家。四十二岁起,以字行,更字徵仲。因先世衡山人,故号 “衡山居士”,世称 “文衡山”,汉族,长州(今江苏苏州)人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