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玉图谱

此《古玉图谱》旧题宋代龙大渊等奉敕撰。全书共三十二卷,分为国宝部、压胜部、服御部、文房部、鼎彝部、彛器部、乐器部,记载了南宋高宗时期皇宫中所藏玉器,每器附图一或二,附文一篇,叙其尺寸、形制、纹饰及器用等。此为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清乾隆时期余文仪刊彩绘本,文内并附江春康山草堂刻本(一百卷)。

《古玉图谱》作者不详,是书主要内容为记载古代各种玉器。旧本题宋龙大渊等奉敕撰。《宋史·艺文志》不载此书,他家著录者也不曾涉及。尤袤《遂初堂书目》有谱录一门,但也无是书之名。元代朱泽民《古玉图》也未谈曾见过此书。是书前列修书诸臣职衔,以史传考证,错谬之处不胜枚举。是否为龙大渊等撰,可疑之处有十二点:

一、按宋制,凡修书处有提举、监修、详定、编修诸职名,从无总裁、副总裁之称。
二、龙大渊本为武官,不应领修纂之事,况目龙氏于乾道四年去世,此书作于淳熙 3 年,其时龙氏已去世九年。
三、修纂者中宇文粹中列衔为翰林直学士,考南宋《馆阁录》及《翰院题名记》,从乾道至淳熙年间根本无有此人。
四、是书前列的主要编纂者曾觌,绍兴年间为建王内知客,后加少保、醴泉观史,而是书对曾氏列衔仅称检校工部侍郎,考《宋志》,书中只有检校尚书,从无检校侍郎的职衔。
五、是书前列的主要编纂者张抡,《武林旧事》称知阁张抡,是个武官。而是书列其衔作 “提举徽猷阁”,与张抡所任职衔不符,显然是因知阁而附会的职衔。
六、是书前列主要编纂者张青,称其职衔为提举皇城司事,考《宋志》,皇城司只有干当官,无提举之名,其职衔与《宋志》不符。
七、是书主要编纂者士禄列衔称带御器械忠州防御史、直宝文阁,主要编纂者叶盛列衔称带御器械汝州团练使、直敷文阁。这二人所列职衔均为武职,然而直阁为文臣贴职,南宋没有文臣加武职之例。
八、宋南渡之后没有礼仪院之名,可是书主要编纂者钱迈选却列其职衔称太常礼仪院使,可谓无中生有。
九、《书画谱》引陈善《杭州志》载刘松年于宁宗朝进《耕织图》,皇帝赐与金带,是书作于淳熙初年,距宁宗即位尚有二十年,已云赐金带,可见谬误之甚。
十、《绘图宝鉴》称是书主要编纂者李唐官成忠郎、画院待诏,而此书却列其官职为儒林郎,官职不符。况且李氏时年已近八十岁,淳熙至建炎五十年,李氏不应尚在。
十一、《画史会要》称是书主要编纂者马远为光宁朝待诏,陈善《杭州志》称是书主要编纂者夏圭为宁宗朝待诏。今淳熙初已有其名,时代不符。
十二《宋志》枢密院无都事,工部无司务,文思院只有提辖、监管、监门诸职,没有掌院之名,与是书所列之职衔种种不合。总之,以上种种背谬之事,完全可以证明是书为后人假托无疑,究竟何人假托已不可考。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据内府藏本列为存目。(介绍参考)

 

余文仪彩绘本版本

此彩绘本《古玉图谱》前余文仪序言提到:于清乾隆辛卯至壬辰(三十六年至三十七年)刻书事。

自序谓闽中名宿黄莘田氏家藏古玉图谱,举以相赠,爰命善手摹泐,付之剞劂,自乾隆辛卯,迄壬辰季秋,藉以公诸同好,亦考古之一助也。

 

古玉图谱.三十二卷.旧题.宋.龙大渊等奉敕撰.清乾隆时期余文仪刊彩绘本

[real3dflipbook id=’81’]

 

刊印信息
清乾隆时期余文仪刊彩绘本
行款版式
框 25X16.4 厘米,10 行 18 字不等,白口四周双边,单黑鱼尾,版心上镌书名,中镌卷次。
钤印信息
豫生」朱文方印、「精玩草堂」朱文長方印、「章氏珍藏書畫」朱文方印
收藏来源

目录

古玉图谱原序(龙大渊撰)、序(余文仪撰)、序(张抡撰)、总目

卷一至卷十一:国宝部
卷十二:压胜部
卷十三至卷十九:服御部
卷二十至卷二十三:文房部
卷二十四:鼎彝部
卷二十五至卷三十:彛器部
卷三十一、卷三十二:乐器部

 

龙大渊是宋朝政治人物。绍兴三十年(1160 年),宋孝宗为建王时与曾觌同为内知客,因善于察言观色,深得建王欢心。孝宗即位后官至知阁门事,江东总管,与曾觌怙宠依势,号称 “曾龙”。

余文仪,字叔子,号宝冈,浙江诸暨人,清朝政治人物,同进士出身。

 

 

春康山草堂刻本

按照马未都先生的说法:清乾隆四十四年出版过这样一部书,特别有意思。这部书叫《古玉图谱》,有一百卷,内容分为国宝部、压胜部、舆服部、文房部、薰燎部、饮食部、彝器部、音乐部、陈设部九部分。非常浩繁,但它被公认是一部假书。作者声称书里收录的都是宋孝宗的藏品,都是宋代玉器。出版这部假书的人叫江春,他自己写了序,并出钱把这部书刊行了。此本便是《古玉图谱》江春康山草堂刻本。

宋孝宗年间,龙大渊奉旨编撰内府古玉图录,后此书遗失。清乾隆年间,江春为四库全书馆访得旧抄本,呈予乾隆帝,龙颜大悦,赐江春室名 “康山草堂”。命其刊刻《古玉图谱》。当时《四库全书》的总编纂是纪晓岚,他也看到这部书了。但纪晓岚多牛啊,翻了三页,就把这书给扔出来了,定为伪作,书里的玉器都是假的。这《古玉图谱》就未能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那么,乾隆年间就被宣布为伪作的书,到了民国以后又被人重新刊行了,为什么呢?因为图多。当时大家也分不清楚真假,出版商为了蝇头小利把它出版了。(摘自马未都先生的:细数五花八门的玉器作伪

 

古玉图谱.100卷.宋淳熙龙大渊等奉敕编.清乾隆44年.江春康山草堂刻本

[real3dflipbook id=’82’]

 

刊印信息
清乾隆四十四年(己亥 1779)江春康山草堂刻本
行款版式
八行十七字,四周单边白鱼尾
题跋信息
封面题:乾隆己亥年鐫古玉圖譜康山草堂藏版
总目题:龍大淵等奉敕編纂
卷端题:文林郎翰林院待詔兼晝學博士賜金带臣劉松年奉敕寫圖
清乾隆四十四年江春《序》,《跋》作于康山草堂,提刻书事
钤印信息
豫生」朱文方印、「精玩草堂」朱文長方印、「章氏珍藏書畫」朱文方印
收藏来源

 

江春,字颖长,号鹤亭,又号广达(行盐的旗号为 “广达”),安徽省徽州府歙县江村外村人。乾隆三十八年 (1773 年) 八月诰授江春为光禄大夫,正一品,并赏戴孔雀翎,时谓江春 “以布衣上交天子”,“同业中无不以为至荣焉”。清代著名的客居江苏扬州的徽商巨富,为清乾隆时期 “扬州八大商” 之首。因其 “一夜堆盐造白塔,徽菜接驾乾隆帝” 的奇迹,而被誉作 “以布衣结交天子” 的 “天下最牛的徽商”。江春一生经营商业,任总商达 52 年之久。乾隆皇帝在两淮盐运使离京拜见时说 “江广达人老成,可与咨商”。能得到皇上的如此评价,可见当时江春的地位之高。据《扬州画舫录》所记,江春任总商四十年,先后蒙乾隆赏赐 “内务府奉宸苑卿布政使”,正一品 “光禄大夫” 等衔。

2 评论

  1. Very good online ancient books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