靖海全图

此《靖海全图》作者不详。全卷约分为二十段,始于:海防定策,终于:梯航入贡。记录了十九世纪初嘉庆年间清总督百龄奉旨平定广东海盗、张保仔归顺朝廷后班师回朝的盛况。其内容倾向歌颂朝廷功德,跟事实或有出入。此卷(水墨设色绢本)现藏于香港海事博物馆,文内并附清道光时期刊《靖海氛记》(清代袁永纶撰)。

 

靖海全图

这幅绘画是纪念清代嘉庆(1796-1820)初年剿平为祸广东沿岸的海盗而作。一八零九年,嘉庆皇帝任命百龄为两广总督,专责剿灭海盗。百龄于是大建船舰,训练水师,组织乡兵,并严禁百姓与海盗接触。其后主要的一场官盗对战发生在大屿山邻近海域,而海盗领袖郑一嫂最终接受了朝廷的招安。其左右手张保受封为水师军官,并负责剿平海盗的馀党。约 1812 年,南中国沿海回复安宁,百龄大受皇帝嘉许,并获赐顶戴花翎。香港离岛长洲仍可看到传说中张保藉以藏身(甚至匿藏财宝)的狭小洞穴。

《靖海全图》可能是 1900 年被法国侵华军人劫至海外的,曾在英、法藏家中流传,还在巴黎展示过。2008 年藏家族后人来中国寻售时,被香港海事博物馆慧眼收购,使这幅珍贵海史画得以保存下来。(介绍参考

此《靖海全图》卷轴与《靖海氛记》记述中的细节与描绘内容有诸多相似。

 

靖海全图.香港海事博物馆藏.水墨设色绢本.清嘉庆时期绘

[real3dflipbook id=’131′]

绘制信息

清嘉庆时期绘(绢本水墨设色)

形制尺寸

绢本,全长约 18 米

收藏来源

此卷现藏于:香港海事博物馆(图源 GoogleArt

此卷依次描绘了

海防定策:水师制定海防策略
平海受降:海盗郭婆带受降,头戴官帽,跪拜百龄。
大屿困贼:在大屿山围剿海盗。:海盗郑一嫂带领手下占据大屿山水域一带。
火攻盜艘
巨憝逋逃
训练水师:水师接受训练
虎门慑酋:海盗首领在虎门被迫归顺。
香山纳款:张保头戴水师官帽,跪拜百龄。
开纙宥幸
掳众庆生
闽寇输诚:福建海盜重新表明效忠朝廷。
高雷皆剿:百龄官升太子少保,赐双眼花翎。:海军正准备剿平高雷(可能是今天高州 / 雷州)。 水师备战。官兵在登船前整齐排列,形成密集队形。各船纷纷准备就绪。后装炮、刀剑、步枪等武器配备齐全。
追捕重洋:张保降后赐守备官职。
擒缚群凶
双溪献猷:双溪居民将海盗带至县官面前。
绝岛燔巢:海盗聚居地被毁。
奏凯还师:水师凯旋回归。
诏下策勋:皇帝下诏嘉许朝臣剿匪之功。
邨市熙恬:村落市集回复繁荣安定。
梯航入贡:外国人再次分从水陆两路纷纷到来朝贡。

张保仔(Cheung Po Tsai,1783 年—1822 年),原名张保,籍贯广东新会县江门镇水南乡人,1810 年以前广东沿海著名海盗、华南海盗、之后投诚成为清朝水军军官。到当代仍为人所熟悉的香港历史人物。

郑一嫂(1775-1844),原姓石,乳名香姑,系广东新会籍疍家女。其前夫姓郑,因排行而俗名郑一,新安(今深圳宝安)疍家人。郑氏夫妻生有两子。

 

靖海氛记

此《靖海氛记》为清代袁永纶撰。全书共分上下两卷,后附续卷。这是一本关于嘉庆时期广东海盗的珍贵文献。此为清道光十年碧萝山房镌,道光十五年续一卷刊本。

 

靖海氛记.两卷.清.袁永纶撰.清道光十年碧萝山房镌.道光十五年续一卷.刊本

[real3dflipbook id=’132′]

刊印信息

清道光十年碧萝山房镌,道光十五年续一卷刊本

书名页题:道光十年夏月鐫 羊城上苑堂發兌 靖海氛記 碧蘿山房藏板

行款版式

七行十六字,四周单栏,白口黑鱼尾,书高 18 厘米

序跋钤印

時道光十年歲次庚寅夏五碧江蘇應亨謹序

白文方印﹕「蘇應亨印」、朱文方印﹕「雲衢」

道光庚寅孟秋中澣何敬中心如氏謹識

白文方印「何敬中印」、墨文方印﹕「心如」

每卷前题:順德袁永綸瀛仙纂

收藏来源

此为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本

目录

叙(应亨撰)、序(何敬中撰)
凡例

上卷、下卷

续卷

凡例
一、是编专取耳闻目见、众所共悉者,逐节记叙,以备异日轩?之采。若得自道涂之口、闻见未真者,概不敢采入。
一、是编表扬忠烈为多,凡忠臣、烈士、节妇、义夫,务必详记里居,俾其人其事,炳耀今古。使后之修志者,到彼访闻,得以信而有征,确而可据。
一、洋匪跳梁,近海之村落,被匪残破者,指不胜屈。兹集所载,自知缺略尚多,但篇中记叙,俱是目击时艰,直书所见。至于远方僻壤,经匪蹂躏者,尚俟采闻,以备续补。
一、古人记事,不尚繁词,务求简括。兹编记叙,虽似琐碎,然谨依月日,次第编入,事必求其确,语必考其真。诚不敢妄加粉饰,稍涉张皇,亦不敢强为串合,以近于小说家之流。
一、洋匪之扰,迄今相距未久。有其人其事,身在行间者。是编缀录所闻,岂敢妄为臆说。但经十馀年来,鲸鲵就戮,浪息波平,父老谈其故事者,犹复攘臂指陈,咨嗟长叹。取是编以证之,而知其言之足以征信后来,而是编又足为后来之考据也。
一、纶学芜识鲜,未谙记叙大体,尚愿阅者恕予狂谬,指其疵瑕,以相规正,或不至有戾于体裁,则厚幸矣。瀛仙谨识。

发表评论